包裝設計色彩技巧及構圖技巧的把握

     一、色彩技巧的把握

  色彩技巧應該從以下幾點(diǎn)注意:一是色彩與包裝物的照應關(guān)系;二是色彩和色彩自身的對比關(guān)系。這兩點(diǎn)是色彩運用中的關(guān)鍵所在。

  (一)、色彩與包裝物的照應

  那么,作為色彩與包裝物的照應關(guān)系該從何談起呢?主要是通過(guò)外在的包裝色彩能夠揭示或者映照內在的包裝物品。使人一看外包裝就能夠基本上感知或者聯(lián)想到內在的包裝為何物。對于這個(gè)問(wèn)題,筆者曾多次在過(guò)去的文章中提到過(guò),但是如果我們能走進(jìn)商店往貨賀上一看,不少商品并未能體現到這種照應關(guān)系。使消費者無(wú)法由表及里去想到包裝物品為何物。當然,也就對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發(fā)揮不了積極的促銷(xiāo)作用。正常的外在包裝的色彩應該是不同程度地把握這么同個(gè)特點(diǎn);

  (1)從行業(yè)上進(jìn),食品類(lèi)正常的用色其主色調鵝黃、粉紅來(lái)表述這樣給人以溫暖和親近之感。當然,其中茶,用綠色不少,飲料,用綠色和蘭色的不少,酒類(lèi)、糕點(diǎn)類(lèi)用大紅色的不少,兒童食品用玫瑰色的不少,日用化妝品類(lèi)正常用色其主色調多以玫瑰色、粉白色、淡綠色、淺蘭色、深咖啡色為多,以突出溫馨典雅之情致,服裝鞋帽類(lèi)多以深綠色、深蘭色、咖啡色或灰色為多,以突出沉穩重典雅之美感。

  從性能特征上,單就食品而言,蛋糕點(diǎn)心類(lèi)多用金色、黃色、淺黃色給人以香味襲人之印象;茶、啤酒類(lèi)等飲料多用紅色或綠色類(lèi),象征著(zhù)茶的濃郁與芳香;蕃茄汁、蘋(píng)果汁多用紅色,集中表明著(zhù)該物品的自然屬性。盡管有些包裝從主色調上看去不象上邊所說(shuō)的那樣用商品屬性相近的顏色,但仔細看去如果該包裝的設計是出自行家里手的筆下,那么,在它的外包裝的畫(huà)面中準有那點(diǎn)晴之筆的象征色塊、色點(diǎn)、色線(xiàn)或以該色突出的集中內容。這應該是大家們的得意之作。有些服裝的包裝和一些化妝的包裝,甚至一些酒的包裝都能找到很多這樣的例子。

  (二)色彩與色彩的對比關(guān)系

  再說(shuō),色彩與色彩的對比關(guān)系。這是很多商品包裝中最容易表現卻又非常不易把握的事情。在設計中出自高手,包裝的傷口效果就是陽(yáng)春白雪,反之,就是下里巴人了。在中國書(shū)法與繪畫(huà)中常流行這么一名話(huà),叫密不透風(fēng),疏可跑馬。實(shí)際上說(shuō)的就是一種對比關(guān)系。表現在包裝設計中,這種對比關(guān)系非常明顯,又非常常見(jiàn)。所謂這些對比,一般都有以下方面的對比:即色彩使用的深淺對比、色彩使用的輕重對比、色彩使用的點(diǎn)面對比、色彩使用的繁簡(jiǎn)對比、色彩使用的雅俗對比、色彩使用的反差對比等等。

  (1)色彩使用的深淺對比。這在目前包裝設計的用色上出現的頻率最多,使用的范圍最廣。在很多平面設計上(指招貼、吊畫(huà)類(lèi)或局面裝幀類(lèi))非常常見(jiàn)的。所謂的深淺對比,應該是指在設計用色上深淺兩種顏色同時(shí)巧妙地出現在一種畫(huà)面上,而產(chǎn)生出類(lèi)比較協(xié)調的視角效果。通常用的如大面積的淺色鋪底,而在其上用深色構圖,比如淡黃色的鋪底,用咖啡色的加以構圖,或在咖啡色的色塊中使用淡黃或白色的圖案線(xiàn)條;還如用淡綠色的鋪底;墨綠色的構圖;粉紅色的鋪底;大紅色的構圖;淺灰色的鋪底;皂黑色的構圖等等。這些都是色彩使用的深淺對比,用這種形式在包裝設計上我們可以在一些化妝品包裝上或是一些西洋葡萄酒的包裝上,尤其是西歐的葡萄酒包裝上最為常見(jiàn)。中國的張裕葡萄酒和雙匯的方式臘腸以及希杰的肉制品包裝大都是用這種形式表現的。這種包裝形式在日本和南韓臺灣也常見(jiàn)的。它所表現出來(lái)的視覺(jué)效果是明快、簡(jiǎn)捷、溫和、素雅。

  (2)色彩使用的輕重對比(或叫深淺對比)這在包裝色彩的運用上,同樣是重要的再現手法之一。這種輕重對比,往往是用輕淡素雅的底色上襯托出凝重深沉的主題圖案,或在凝重深沉的主題圖案中(多以色塊圖案為重)。表現出輕淡素雅的包裝物的主題與名稱(chēng),以及商標或廣告語(yǔ)等。反過(guò)來(lái),也有用大面積的凝重深沉的色素鋪底。另用輕淡素雅的色調或集中一點(diǎn)某個(gè)色塊中或全面裝飾一些紋案。在這種輕重對比中,一般色素有協(xié)調色對比和冷暖色對比,協(xié)調色對比的手法往往是淡綠色對深綠;淡黃色對深咖啡;粉紅對大紅等,而冷暖色的對比則多為黑色與白,紅與藍等。

  (3)色彩使用的點(diǎn)面對比(或大小對比)這種對比,主要在一個(gè)包裝畫(huà)面的設計過(guò)程中,使用色素上從一個(gè)中心或集中點(diǎn)到整體畫(huà)面的對比、即小范圍和大范圍畫(huà)面間的對比。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洗滌化妝用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gè)產(chǎn)品的包裝盒上,整個(gè)面積的干干凈凈的什么沒(méi)有,就中間很集中的出現那么一個(gè)非常明顯的重顏色的小方塊(或橢圓型的或小圓型的)然后再從這小方塊的畫(huà)面上體現包裝物內容的品牌與名稱(chēng)的主題,這既是點(diǎn)與面的結合,又是大與小的對比,偶爾也有從點(diǎn)到而逐漸過(guò)渡的對比。

  (4)色彩使用的繁簡(jiǎn)對比。我們可以看到統一100方便面,它們的包裝袋上,下半部是每雜的方便面實(shí)物圖案,而在它畫(huà)面的上端卻是整個(gè)的干干凈凈的大綠大紅顏色,然后非常顯眼地突出“100”字樣,再看《包裝世界》雜志66期的封面(也叫書(shū)的包裝)。用一個(gè)大面積的草編實(shí)物照片鋪底,顯得很繁雜甚至連包裝世界四個(gè)字也繁雜進(jìn)去了,可是正畫(huà)面的中心位置,表現出了干干凈凈的一個(gè)圓色空白。在其中標明“本刊2000年將擴版增容”“歡迎您到當地郵局訂閱”。就這么簡(jiǎn)單而又簡(jiǎn)捷,卻匠心獨立地把該雜志最需要表達的思想重心托出來(lái)了。筆者也曾在商店見(jiàn)過(guò)一種水餃的包裝袋和一種調味料的包裝袋整個(gè)畫(huà)面采用綠色的黑色的和黃色的色素并相互交織出現在一個(gè)畫(huà)面上,即想表現商標被迫無(wú)耐地又想表現名稱(chēng),還想表現陪襯圖案,結果由于其中大面積的繁雜的設計沒(méi)有任何實(shí)際意義暗襯圖案出現,而把上述本該說(shuō)明的主體全部沖淡了,淹泱了,造成這種包裝在人的心理上一種壓抑和煩燥之感,自然也影響著(zhù)銷(xiāo)售。

  (5)色彩使用的雅欲對比,主要是以突出俗字而去反襯它的高雅。而這種俗的表現方式,是用顏色的“臟”亂和無(wú)序進(jìn)行(實(shí)際上獨具匠心,一些西方油畫(huà)很關(guān)于這種表現——即現代抽象藝術(shù))。這種構圖,要么是一種象征性地揭示主題,要么是為主題“烘托荷花”服務(wù)。使之萬(wàn)花叢中一點(diǎn)紅。如在一個(gè)包裝畫(huà)面上無(wú)所用心地看上去是胡亂地將亂七八糟的顏色一堆或扔涂在上面。然后悄悄地一旁或在其中巧妙地點(diǎn)晴出圖案的主題。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除了包裝以外,甚至書(shū)的裝幀、廣告、宣傳畫(huà)上的海報,電視上的休閑欄目都有這樣嘗試。

  (6)色彩使用的反差對比。這種反差對比實(shí)質(zhì)上是由多種色素自身的不同而相互間形成的反差效果。這種反差效果通常表現方法是:明暗的反差(或叫陰陽(yáng)的反差),象中國的易輕圖;冷暖反差,如紅和藍的對比;動(dòng)靜的反差,如淡雅平靜的背景與活潑亂跳的圖案文字對比:輕重的反差,如深沉的色素與輕淡的色素對比等等。

  綜合上述這些色彩的對比完全是因為一種圖案需要通過(guò)各不同顏色的對比而表現的一種方式而已,但是這種色素又是構成整個(gè)包裝圖案要素必不可少的物體,有些圖案,甚至就是不同色素的巧妙組合。因此,在研究包裝設計的過(guò)程中,如果不注意把握色彩和色彩自身的對比關(guān)系,也就無(wú)從談得上設計出好的包裝圖案來(lái)。

  二、構圖技巧的把握

  正如色彩技巧的把握一樣,構圖的技巧更是多種多樣,而兩者的關(guān)系卻是相互依存和互為表述的。但色彩是基礎,構圖是過(guò)程又是最終目的。所以構圖才是重要的。在過(guò)程中,除了要把握一定的技巧外還要講究它的視覺(jué)效果。而效果才是最終目的。

  (一)構圖技巧的把握

  構圖的技巧,除了在色彩運用的對比技巧需要借鑒掌握以外,還需考慮幾種對比關(guān)系。如構圖技巧的粗細對比,構圖技巧的遠近對比,構圖技巧的蔬密對比,構圖技巧的靜動(dòng)對比,構圖技巧的中西對比。構圖技巧的古今對比等。

  (1)構圖技巧的粗細對比:所謂粗細對比,是指在構圖的過(guò)程中所使用的色彩以及由色彩組成圖案而形成的一種風(fēng)格而言,在書(shū)畫(huà)作品中我們知道有工筆和寫(xiě)意之說(shuō),或工筆與寫(xiě)意同出現在一個(gè)畫(huà)面上(如同國畫(huà)大師齊白石的白菜與蟈蟈的畫(huà)一般),這種風(fēng)格在包裝構圖中是一些包裝時(shí)常利用的表現手法。對于這種粗細對比有些是主體圖案與陪襯圖案對比;有些是中心圖案與背景圖案的對比;有的是一連粗獷如風(fēng)掃殘云,而另一邊則精美的細若游絲;有些以狂草的書(shū)法取代圖案,這在一些酒類(lèi)和食品類(lèi)包裝中都能隨時(shí)隨地見(jiàn)到。如思念牌水餃和飄柔牌的洗發(fā)露就是這樣的。

  (2)構圖技巧的遠近對比,在國畫(huà)山水的構圖中進(jìn)究近景中景遠景,而在包裝圖安的設計中,以同樣的原理,也應分別為近中遠幾種畫(huà)面的構圖層次。所謂近,就是一個(gè)畫(huà)面中最搶眼的那部分圖案,也叫第一視覺(jué)沖擊力,這個(gè)最搶眼的也是該包裝圖案中要表達的最重要的內容,如雙匯最早使用過(guò)的方便面包裝,第一闖進(jìn)人們視線(xiàn)中的是空白背景中的雙匯商標和深紅色方塊背景中托出的白色綜藝碩大的雙匯二字(即近景),依次才是小一點(diǎn)的“紅燒牛肉面”行書(shū)幾個(gè)主體字(應該說(shuō)第二視線(xiàn),也叫中景),再次是表述包裝內容物的產(chǎn)品照片(也叫第三視線(xiàn),界于中景)再再往后的便是輔助性的企業(yè)吉祥物廣告語(yǔ),性能說(shuō)明,企業(yè)標志等,這種明顯的層次感也叫視覺(jué)的三步法則,它在兼顧人們審視一個(gè)靜物畫(huà)面習慣中從上至下,從右至左的同時(shí)依次凸顯出了其中最要表達的主題部分。作為設計人在創(chuàng )作畫(huà)面之始,就產(chǎn)先應該弄明白所訴求的主題,營(yíng)造一個(gè)眾星托月,鶴立雞群的氛圍。從而使我裝設計的畫(huà)面象強大的磁力緊緊地把銷(xiāo)營(yíng)者的視線(xiàn)拉過(guò)來(lái)。

  (3)構圖技巧的疏密對比:說(shuō)起構圖技巧的疏密對比,這和色彩使用的繁簡(jiǎn)對比很相似,也和國畫(huà)中的飛白很相同,即圖案中該集中的地方就須有擴散的陪襯,不宜都集中或都擴散。體現一種疏密協(xié)調,節奏分明,有張有弛,顯示空靈。同時(shí)也不失主題突出。近日筆者見(jiàn)到不少包裝圖案的設計中,整個(gè)畫(huà)面密密麻麻,花花綠綠,從背景圖案到主題圖案全是很沉重的顏色表現,讓人感到壓仰和透不過(guò)氯來(lái),這樣不僅起不到美化產(chǎn)品,促進(jìn)銷(xiāo)售的目的,反而不讓人產(chǎn)生厭倦而缺少食欲。這就是沒(méi)把握住疏密對比造成的。

  (4)構圖技七中的靜動(dòng)對比:在一種圖案中,我們往往會(huì )發(fā)現這種現象,也就是在一種包裝主題名稱(chēng)處的背景或周邊表現出的爆炸性圖案或是看上漫不經(jīng)心,實(shí)則是故意涂沫的幾筆瘋狂的粗線(xiàn)條,或飄帶形的英文或圖案等等,無(wú)不都是表現出一種“動(dòng)態(tài)”的感覺(jué),而主題名稱(chēng)則端莊穩重而大背景是輕淡平靜,這種場(chǎng)面便是靜和動(dòng)的對比。這種對比,避免了都支的花哨和太靜的死板。所以視覺(jué)效果就感到舒服。符合人們的正常審美心理。

  (5)構圖技巧中的中西對比,這種對比往往在一外包裝設計的畫(huà)面中利用西洋畫(huà)的卡通手法和中國傳統手法的結合或中國漢學(xué)藝術(shù)和英文的結合。以及畫(huà)面上直接以寫(xiě)實(shí)的手法把西方人的照片或某個(gè)畫(huà)面突出表現在包裝圖案上,這種表現形式,也是一種常見(jiàn)的借鑒方法,這在兒童用品上、女式襪上、服裝上或化妝品上的包裝常常出現。

  (6)構圖技巧的今對比:既有洋為中用就有古為今用,特別是人們?yōu)榱梭w現一種文化品位,表現在包裝設計構圖上常常把古代的精典的紋飾、書(shū)法、人物、圖案用在當前的包裝上,這在酒的包裝上體現的最為明顯示。如:紅樓夢(mèng)十二金釵仕女圖的酒和太白酒以及食品方面的中秋月餅、黑老包花生同等都是從這些方面體現和挖掘內涵的。另外,還有一些化妝品及生活用品的高級禮品盒其紋飾與圖案也是從古典文化中尋找嫁接手法的。這樣能給人一種古色古香、典雅內蘊的追尋或某一方面的慰籍。所以民是很受消費者歡迎的。

相關(guān)熱門(mén)搜索 包裝設計   設計資訊  
  • 上海豪禾印務(wù)有限公司刊登此文(包裝設計色彩技巧及構圖技巧的把握)只為傳遞信息,并不表示贊同或者反對作者觀(guān)點(diǎn)。
  • 如果此文(包裝設計色彩技巧及構圖技巧的把握)內容給您造成了負面影響或者損失,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如果此文(包裝設計色彩技巧及構圖技巧的把握)內容涉及版權問(wèn)題,請及時(shí)與我們取得聯(lián)系。